欢迎来到 枞阳县五务公开监督平台 登录 - 注册
网站首页 政策法规 通知公告 工作动态 八面来风 工作交流 案件警示 网站指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列表  >  正文

镜鉴 | 目无纪法 把企业当成“自留地” 湖南省长沙先导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继雄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发布日期:2022-01-05 11:19:45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浏览量:661

  刘继雄,汉族,1958年3月出生,1980年8月参加工作,1983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湖南省长沙市原郊区副区长,长沙市雨花区副区长,长沙市岳麓区委副书记,长沙市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长沙大河西先导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长沙先导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9年5月退休。

  2021年4月,刘继雄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长沙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10月,刘继雄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工作之初,一张20元购物券都要退还;随着集团壮大,却想从中分一杯羹

  “我自愿到基层一线去,到艰苦地区去。”1980年7月,刘继雄大学毕业,他主动向学校申请到基层工作。之后,他被分配到长沙市原郊区大托乡,成为一名农技干部。

  参加工作后,刘继雄积极向党组织靠拢,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入党志愿书中写道:“我将严格按党员标准要求自己,不讲条件,不谋私利,全心全意为党和人民工作。”

  入党之初,刘继雄严于律己,能自觉抵制诱惑。有一次,刘继雄陪同领导下乡参加某商场开业剪彩活动,收到一张20元购物券,他立即退还给了活动方。

  由于工作敬业、能力突出,刘继雄多次获得组织重用,先后担任长沙市原郊区副区长、岳麓区委副书记、市旅游局局长等职务,还收获了一系列荣誉。一路走来,刘继雄可谓顺风顺水、意气风发。

  2008年7月,长沙市属国有企业先导投资控股集团正式成立,刘继雄担任该企业董事长,这是他人生的转折点。在他任职期间,先导投资控股集团先后参与开发了滨江、洋湖等多个片区,推动了长沙市基础设施建设。

  “干成了一些事,自己也出了事。”刘继雄说,“到先导投资控股集团工作后,我放松了党性修养,不自觉沾上了不良风气,底线防线没有守住,最终毁掉所有。”

  办案人员介绍,作为“政府主导、市场化运作”的企业,先导投资控股集团资源富集、资金密集、项目聚集,刘继雄手中掌握的资金多、工程项目多,找他帮忙揽工程、拉项目的商人老板也越来越多。一时间,他成为了当地“炙手可热”的人物。

  随着集团发展壮大,刘继雄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看着整天围在自己身边的老板一个个发家致富,我的内心开始失衡,人生观价值观扭曲,有了‘我也应该从中分一杯羹’的错误思想。”理想信念一旦动摇,思想防线必然失守,此后,刘继雄在形形色色的诱惑面前败下阵来,逐渐蜕变为“两面人”。

  台上他总是自我标榜“对党忠诚、清正廉洁”,多次当众表态“我一定带头遵守党纪国法,当好廉洁从政表率”,台下却违纪违法、大搞腐败,生活上极尽奢靡,拥有数台豪车、多处豪宅,各类奢侈品数不胜数。他声称对重点项目建设、重大投资事项从不直接介入,也不打招呼说情,背地里却大搞权力寻租,接受10余名私营企业主请托,并收受巨额财物,尤其在他临近退休的几年,更是利欲熏心、毫无顾忌,甚至一次性收受贿赂上千万元。

  “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从青年时期努力工作、获得不少荣誉的党员,蜕变为“高调倡廉、大肆受贿”的“两面人”,刘继雄堕落腐化的根本原因在于其放松党性修养,逃避自我改造,思想滑坡,精神缺“钙”,得了“软骨病”后,他很快沦为贪欲的俘虏,成为党的肌体上必须剔除的毒瘤。

  把国有企业变成“家族私企”,先后安排19名亲友进入集团及下属公司担任要职

  “先导投资控股集团没我不行。”做出了一定成绩后,理想信念不坚的刘继雄日益膨胀,他自诩集团“创始人”,把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将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抛到了九霄云外,在集团“划地而治”“另行一套”,决策随意,搞“一言堂”,当“一霸手”。

  据办案人员介绍,在任先导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刘继雄无视“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的政治要求,独断专行、作风专横,把民主集中制原则当作“一纸空文”,集体决策制度形同虚设,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该集团连专门的党委会会议记录本都没有,集团多笔大额对外出借资金共计20余亿元未上党委会研究,有的重大事项甚至连董事会都没有召开,直接由刘继雄个人拍板决定。

  2016年,在未召开党委会、董事会的情况下,刘继雄违反规定、个人签字同意某公司提前归还先导投资控股集团委托贷款并不计剩余贷款利息1500万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刘继雄“无端慷慨”的背后,是利益驱动。事后,刘继雄收受该公司老板贿赂980万元。

  刘继雄把先导投资控股集团当作“自留地”,对党中央关于坚决纠治“四风”的决策部署不落实,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公然违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沿用党的十八大以前制定的集团内部规定,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接待费、会议费、差旅费、住宿费严重超标,企业“四风”问题十分突出。“刘继雄及其他企业高管的差旅费报销没有限额,他们还常以‘旅途过夜补贴’的名目获取补贴。”办案人员说。

  2017年,先导投资控股集团迁至新办公楼,刘继雄未经上会讨论私自决定花费近200万元,由下属子公司邀请知名画家作画126幅,用于布置装饰企业各高管办公室,据办案人员介绍,刘继雄会客室中的一幅画就值七八万元。

  为绝对把控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的项目招标权,刘继雄安排自己的“心腹”负责整个企业的招投标业务工作,方便其幕后操控。此外,他还不经过集体研究,先后安排19名亲友进入集团及下属公司担任要职,并多次利用职务影响力为亲属承揽工程谋取利益,把国有企业变成“家族私企”。

  国企领导干部,本应以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为己任,为国家和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然而,刘继雄初心渐失,政治底线失守,权力观扭曲,背弃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职责,擅权妄为、肆无忌惮,最终走向了党和人民的对立面。

  收受红包礼金超千万、违规投资所得超千万、受贿金额超千万、犯罪孳息超千万

  “我年龄大了,觉得仕途已经到了‘天花板’,渐渐产生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心理。”刘继雄说,“退休后我也是要生活的,觉得自己在国企董事长的位子上,不多捞点钱就亏了。”在错误思想的支配下,刘继雄大开贪欲之门,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刘继雄深谙弄权捞钱、看钱办事的“规则”,作为先导投资控股集团“一把手”,他首先想到的是“搭车跟投”。2009年11月,先导投资控股集团以每股3元的价格收购某公司1300万股股份,并全力扶持其上市。为了表示感谢,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将该公司20万股原始股低价转让给刘继雄。2010年11月,该公司上市,刘继雄因此获利454万元。

  尝到甜头后,刘继雄开始利用集团投资信息跟投相关企业。“他投得很多,投资也很频繁。直至案发,其采取‘搭车跟投’等形式,先后在10余家先导投资控股集团的关联企业投资共计2000万元,非法获利1400余万元。”办案人员说。

  一边是在资本市场操弄权力更加得心应手,一边是退休时日渐近,刘继雄内心“权与钱”的博弈愈加激烈。这之后,他更加胆大妄为,把手中的权力当作谋利的“私器”,变被“围猎”为主动“出击”,处心积虑大肆捞钱。

  2011年,在相继为某公司争取到两个保障房建设项目之后,刘继雄以其子在澳洲买房资金不足为由,“以借为名”向该公司老板索要100万澳元,折合人民币660多万元。2014年至2019年,刘继雄接受某建筑工程公司项目经理高某的请托,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招投标上打招呼,帮助其承揽5个工程项目,收受高某所送财物共计1770余万元。其中,2015年6月,刘继雄一次性收受高某1500万元,这也是他收受的最大一笔贿赂款。

  据了解,在先导投资控股集团任职的十年间,刘继雄利用职务便利,为多名老板在工程承揽、融资借款、招聘录用、发行债券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财物共计4000余万元。

  “刘继雄是长沙市监察体制改革以来,查处的国有企业违纪违法领导干部中级别最高、违纪问题最多、违法金额最大的,该案属于特别典型的案例。”办案人员介绍,该案创下多个纪录,即收受红包礼金超千万、违规投资所得超千万、受贿金额超千万、犯罪孳息超千万。截至目前,刘继雄全案追缴到位的赃款赃物已超过1亿元。

  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肆无忌惮地贪腐,其结果必然是自取灭亡。被金钱蒙蔽了双眼的刘继雄,早已丧失了自我约束、自我控制的意志和能力,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他忏悔道:“胆子大了,心也麻木了,我疯狂收钱敛财,把组织给我的权力变成了捞钱的工具,沦为‘阶下囚’,罪有应得。”

  以不同亲友名义投资,自己躲在幕后“玩转规则”,为对抗审查调查,多次与人串供、让家人转移财物

  对党忠诚老实,是党章对党员的基本要求,也是党员的基本义务。而刘继雄是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的“反面典型”。他深知其腐败行为一旦败露,将断送政治生命。在侥幸心理的驱使下,他千方百计“捂盖子”,企图瞒天过海。

  刘继雄作案手段隐蔽,他与妻子邓某借用堂弟、表弟、妻表兄等10余名亲属的身份办理银行账户存放资金,又以不同亲友的名义购置房产、投资企业项目、代持股份等,自己则躲在幕后“玩转规则”,钻纪律规矩的空子,以此规避组织的监督,对抗审查调查。

  2013年至2014年,刘继雄先后两次将个人房产以明显高于市场价卖给私营企业主吴某、高某,将收受贿赂“包装”成合法房产交易,从中非法获利150余万元。办案人员介绍,刘继雄假买股票、假借款、假卖房,其实质是真受贿、真贪腐。

  组织曾多次试图挽救刘继雄,从2019年3月开始,纪检监察机关先后3次找其谈话,给予其主动交代问题的机会。刘继雄不仅避而不谈,还想方设法打探内情。他心存侥幸,自认为能“安全着陆”,为了对抗组织审查调查,多次找行贿人串供封口,将贿赂款伪装成“借款”“合伙投资款”,上演了编造假借条、假协议的戏码。

  “为了对抗组织审查调查,刘继雄将大部分亲属拖下了水。”办案人员说,他的妻子成了“贪内助”,帮忙收受财物、转移财产,儿子帮助将贿赂款再投资,侄女帮助转移藏匿贵重物品,妻弟共同收受贿赂,妻表兄帮助其隐瞒财产……可以说是“一人贪腐,全家涉案”。

  然而,在纪检监察机关严密细致的调查下,在铁的证据面前,刘继雄这些自作聪明的伎俩,不过是掩耳盗铃。最终,他苦心攫取的不义之财,反倒成了将其送进牢笼的铁证。

  “种其因者,必食其果。”刘继雄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纪法底线失守,公德私德俱毁,肆意践踏党纪国法,心无敬畏、行无所止,最终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长清)

枞阳县监察委主办    安徽省枞阳县枞阳镇浮山路2号 联系电话:0562-3228510
皖ICP备10008041号-2  技术支持: 安徽九强网络   浏览量:24085040 次 无障碍浏览